老牌魅族的求生之道:新品舍弃互联网广告收入 黄章放权后要冲击中高端_600617,002361,

《老牌魅族的求生之道:新品舍弃互联网广告收入  黄章放权后要冲击中高端_600617,002361,》
600617,002361,互联网,放权

  2021年3月,扎根珠海的魅族18岁了,为迎接成人礼,它做出一个选择。

  3月3日的珠海大剧院内,在产品负责人细致介绍了魅族18 Pro和魅族18两款年度旗舰手机后,魅族营销负责人万志强走上舞台,公布了一个“压轴”消息:魅族18系列要做真正的“零广告、零推送、零预装”的“三零手机”,且自这一系列旗舰产品开始,魅族将主动放弃新产品的互联网广告营收。

  这个消息让场内的魅友欢呼,从江西南昌赶来现场的大二在读学生张雷也在其中。

  张雷是一个从2015年起“追”着魅族一起成长起来的00后魅友,他感受到的是,实行了多年“机海战术”的魅族,从2020年起有了变化。

  过去的一年里,整个智能手机产业发生了些许动荡,而魅族全年只发布了17系列旗舰产品。正是这一精品路线,让魅族扭亏为盈。

  初尝营收“甜头”的魅族,却在2021年旗舰产品首发之际砍掉18及后续产品互联网广告收入,此举对于转型中的这个“小而美”品牌,会利好还是承压呢?

  “三零手机”

  要做“三零手机”这件事,开始于2020年4月,魅族18系列手机立项之初。

  “想法在内部直接达成一致。”万志强并不避讳谈及这个选择会给魅族带来短期内的损失,但不同于头部手机厂商在互联网广告方面的收入动辄高达数百亿元的规模,至于出货量统计较少的魅族,“在这方面的收入少得多”。

  利润不多,加上该问题受到广泛吐槽,让魅族“索性就不做这个事了。”但是,之所以选择当下这个时间点,万志强称,“正好我们18岁,即将迈入一个新的阶段,就做一个新的选择。”

  在产业观察人士雷玮看来,在新品上放弃互联网广告收入这件事,“大厂因为存量和体量过大,很难转向,但魅族因上述两点相对较小,才可能去做尝试。”

  主动之外,魅族的选择也有无奈。较之大厂,其用户规模有限,且多数魅友以初入职场白领和学生等年轻用户居多,基于消费力分析,这部分用户能够带来的互联网广告收入不会很高。

  据悉,魅族管理团队曾对短期损失加以核算,在万志强看来,目前魅族没有经营风险,“我们只出少量的精品,稳健地去操盘,会找到一个平衡点保障健康经营。”

  魅族可以做的事,其他手机厂商能否“船大也掉头”?一位其他手机品牌内部人士表示“大概率不会”,在其看来,魅族做三零手机的好处更多体现在市场层面,但用户对手机广告的态度是否那么在意,完全取决于“手机厂商在运营时是否克制”。

  互联网资深观察家尹生的理解是,包括华为、小米等头部厂商在内,硬件不赚钱几乎已经被行业公认,多是靠互联网广告等补贴相当一部分收入,且当下一个现实是,“产业链议价能力都在增强”,这让互联网广告收入带来的利润趋向下滑。

  尹生担忧,在放弃这部分收入来源的同时,魅族会否也丢掉一些生态资源。他觉得,魅族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关键是,“其产品本身是否足够打动用户,从而能靠手机硬件赚钱”。

  差异化

  万志强所讲到的“少量精品与稳健经营”的平衡点,在雷玮看来,体现在魅族18系列手机上是“配置好,但价格也提升了不少。”

  以18 Pro为例,其售价在4999元起,较前代旗舰产品涨幅在700元。雷玮对魅族这款三零手机的提价不意外,“这是必然的,毕竟后期互联网广告这一块的长期利润没有了。”

  不过,魅友是否接受魅族这款旗舰机型的溢价呢?记者在产品体验区碰到魅友张雷时,他手里正把玩着魅族18 Pro。他认为这款旗舰机的定价并未超出想象。

  “单纯放在产品价值上来讲,(魅族18 Pro)是值得这个价钱的。”张雷觉得,“新上的2K屏幕、120Hz刷新率以及第4代横向线性马达、双扬声器……这些成本价采购过来都很高了。”

  对于新旗舰产品中的硬件堆叠,万志强认为这是当下任何一款智能手机厂商都会做的,但是要实现差异化竞争,“必须在堆料之外,抓用户最深的痛点和最原始的需求。”

  于是,魅族18系列打出了轻量、隐私安全甚至系统纯净等“优势牌”。在万志强看来,这是“小而美”厂商,在头部大厂的激烈竞争格局之外,能找到的一条路径。“我们并非与其他手机厂商对立,而是找到了一个‘平行世界’。”他告诉记者,魅族只是选择了不同的生存方式。

  对于是否面临“破圈”话题,万志强自己的见解:魅族不同于一些厂牌下的“附牌”,作为独立且存活至今的老厂牌,“活到第18年,想明白了一件事。”

  万志强说,魅族想要活下去,不能单纯靠经营手段和运营策略,只能依靠品牌价值。同时,作为一个老厂牌,魅族还有一大优势,它是国内第一个拥有粉丝文化的手机品牌,过去十几年间与品牌一起成长起来的魅友是它的宝贵财富。去年魅族17发布后,购买用户中有超50%是“新粉”。这一数据让万志强很欣喜, 而今做三零手机,他希望“能唤醒在整个手机行业里与其价值观一致的用户。”

  当然,为了保障消费者的产品体验和后端服务,即便城市电商化程度已经很高,万志强表示,魅族在2021年还是会将线下渠道抓起来,年内新增100+线下网点,以让用户更好地体验和触摸产品。

  求变之路

  要“活下去”的魅族,在步入2021年后最大的变化便是,创始人黄章放权。

  今年2月初,魅族一封内部信公布了新任CEO人选,黄章将公司经营管理的权力棒交给了他的弟弟黄质潘,黄质潘14年加入魅族,跟随黄章创业多年,先后担任过魅族财务、供应链、海外业务等多个重要岗位。

  这不是黄章首次放权。早在2010年,他曾退出魅族的日常管理,但在2014年时,他又选择重返CEO岗位。

  时隔7年,黄章再次卸任CEO,但他依然作为董事长“每天都在上班”。万志强透露,产品经理出身的黄章,虽不再过问魅族的日常经营,但会参与到公司大战略把控和产品的研发设计过程中。

  目前来看,魅族的COO为郭万喜,CFO为戚为民,CTO为梁东明,与黄质潘组起了管理“班子”。据悉,黄章这次的放权,不但带来了新一轮的管理架构调整,内部的工作模式也发生着变化。

  过去的魅族“发展太快,太多人进来,短期内快速膨胀”,特别是被阿里投资后,被推至要上市的潮头,万志强用“浮躁”形容彼时的企业状态。

  现在来看,弱协同效应下的魅族不再,而是转变为从产品研发、销售到服务等多部门矩阵式“作战”。万志强认为,“在看起来不太赚钱的模式下,(我们)能够做到盈利”,这也恰恰反映出魅族整体的经营效率“比以前高得多”。

  在黄质潘履任消息发布的同时,这位新人CEO不但公布了魅族2020年“扭亏为盈”的成绩单:魅族科技完成了此前公司董事会承诺的年度业绩目标,他还对于魅族2021年的规划有所明示:将走中高端品牌路线,以手机为主体,探索AIoT和智能家居的“一体两翼”战略布局。

  近年来,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的一些“小而美”品牌渐行渐远,而魅族也频频陷于内部管理诟病和研发人才流失等讨论中。扭亏为盈后的魅族,迈入2021年后面临的考验是“能不能继续打翻身仗?”

  在雷玮看来,当下对于任何一个体量不大的手机厂商来说,在激烈竞争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活下来。走上精品路线的魅族,推出三零手机“是有勇气的一件事”,但他认为这只是一种市场策略,“活下去的重点还是得看产品”。

  从魅族18系列产品的配置和定价,都能看出这个“小而美”的老厂牌正在重新聚集中高端,“只要公司能健康经营,就应该用最好的产品去服务用户。”在万志强看来,魅族曾经走得太快,难以避免出现一些状况,而今“走得远永远比走得快更重要,哪怕慢一点也无所谓。”

      最低估的量子通信转债股!。”太宗道:“当时菩萨说,西天有经三藏。我的交易系统-主板连板龙头战法。手中有股,心中无股;手中无股,心中有股。消息定了,概念股闻风大涨!蚂蚁IPO进入倒计时,多家券商对其估价两万亿。反为不美。白酒上游小麦高粱–农发种业。三藏大惊道:“善哉!善哉!这等深林里,有甚么人叫?想是狼虫虎豹唬倒的,待我看看。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