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概念股周榜:“老江湖”仙乐健康领涨 “一哥”哈药仍深陷投资亏损阴影_002168,金丹科技,

《保健品概念股周榜:“老江湖”仙乐健康领涨 “一哥”哈药仍深陷投资亏损阴影_002168,金丹科技,》
002168,金丹科技,老江湖,仙乐

  抗过上周的大面积下跌,本周保健品概念版块迎来了一波小反弹行情。随着国内本轮疫情渐趋平稳,截至3月5日,保健品概念版块33支股中,上涨22家,下跌8家,版块呈现小幅拉升。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本周保健品版块个股涨幅排名前十当中,出现了多个逆转股,汤臣倍健(300146)、东阿阿胶(000423)、江中药业(600750)、西王食品,都是由跌转涨,仙乐健康(300791)以5.89%的涨幅领涨。

  跌幅方面有点出人意料,除了圣济堂(600227)以2.32%排在榜首外,哈药股份(600664)、白云山(600332)、上海医药(601607)都出现其中。

  其中“一哥”哈药股份的遭遇令股民大跌眼镜,本想入股美国保健品牌GNC助力公司快速成为中国膳食补充剂及保健品行业领军企业,哪料GNC申请破产,哈药股份的愿望也变得充满了不确定性。

  高级健康管理师曹怀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比海外投资保健品企业失利而言,哈药股份面临的产品研发创新瓶颈问题更为严峻。

  仙乐健康代工业绩增长

  仙乐健康并不陌生,其已是营养保健食品市场的“老江湖”,公开资料显示,仙乐健康是营养保健食品合同开发与制造商之一,其主营业务是合同生产(代工厂),以及自有品牌“维乐维”的生产和销售。

  截至目前,仙乐健康手中掌握超过4000种成熟产品,包括产品配方、产品工艺、产品标准和稳定性数据,还有130多个注册保健食品批准证书,60+个备案凭证,并具备软胶囊、粉剂、片剂、软糖、营养饮品、益生菌、硬胶囊、果冻等多种剂型产品的规模生产能力。

  在中国保健品市场上,仙乐健康曾仅次于汤臣倍健,出口量业与其不相上下。不过2016年仙乐健康开始大变脸,以1.44亿美元将旗下的广东千林100%股权卖给辉瑞制药,放弃自有品牌,转型给辉瑞制药等企业做代工。

  如今的仙乐健康已经成为一家专职代工厂,99%的营业收入来自合同生产,合作大客户有辉瑞制药、葆婴、美乐家、HTC Group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2020 年全球营养健康食品行业继续保持增长。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将购买营养健康食品作为常态化消费,食品态营养健康食品需求快速增长,并突显快消化趋势。

  仙乐健康公告显示,2020 年营业收入预计同比增长28%-3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68.39% – 82.42%,其中营养软糖和功能饮品收入增长迅速,软胶囊、片剂和粉剂保持稳步增长。

  东北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目前我国保健品人均消费水平偏低,为发达国家的1/8-1/6。如2018年中国人均保健品消费支出为30美元,仅为同期美国的1/7左右,保健品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不过对于仙乐健康过于依赖为国际大品牌代工模式,业内人士对其持有争议,代工模式致使其毛利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即便面对国内大健康产业新一轮高速发展浪潮,仙乐健康业绩增长存在不确定性风险。

  哈药股份海外投资失利

  哈药集团投资健安喜实际上是看中了GNC作为美国老牌保健品的品牌价值,健安喜庞大的保健品产品群以及遍布全球的线下连锁门店。

  2018年2月,哈药股份以19亿元收购GNC的40.1%股份,并成立合资公司,负责GNC在中国内地的经营业务,哈药股份持有合资公司65%股权,GNC拥有35%股权。然而没想到的是,疫情期间,GNC经营业绩急转直下,亏损严重直至申请破产。

  据哈药股份公告,截止到2020 年3月31日,哈药集团对美国保健品公司GNC(健安喜)投资产生的综合收益损失达11.75亿元,此前累计应收股利1.71亿元也可能存在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

  另据哈药集团近些年发布的年度财报来看,哈药集团2019年营收虽略有回升,但此前已连续六年处于持续下降状态,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也连续四年不断下降。

  分析人士认为,这场投资给哈药业绩带来打击,后续还会存在一定风险。

  哈药股份1月29日发布公告,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将出现亏损,数额在10.5万元到137万元。

  公告称,因GNC 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重整程序,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股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偿还。因此,公司对GNC可转换优先股的应收股利计提减值准备,预计减少利润总额1.37亿元。

  GNC的破产重组对中国业务有没有直接影响?尽管目前哈药股份仍GNC中国的大股东,对其在中国的运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哈药方面表示将在取得了GNC控股权后对其进行大刀破斧的改革,以使其业务重新步入正轨。但不可否认,20亿元的投资失利对业绩呈下滑趋势的哈药股份好比雪上加霜。

  另外一个严峻的问题是,哈药股份面临产品研发创新瓶颈。曹怀宇认为,哈药集团当前发展战略不清晰,知名品牌“三精”和“盖中盖”都已是多年前的老产品,产品结构老化,产品研发投入不足,如果不做出改变进行产品优化,其对营收和净利润下滑态势的逆转难度将更加大。

      也罢,也罢,看你老人家面皮,还教他自己来解。即忙点灯着火,寻彀多时,四无踪迹,但见后门开着,都道:“从后门走了!走了!”发一声喊,“赶将上拿来。西陇科学主升浪。”即返云头,按落林里,只见八戒乱解绳儿。注册制落地后的创业板后劲不足。反人性的思维认知怎么培养。”八戒正坐打盹,听见一个斋字,忍不住跳起身来答道:“我们是!我们是!”当殿官一见了,魂飞魄丧,都战战的道:“是个猪魈!猪魈!”行者听见,一把扯住八戒道:“兄弟,放斯文些,莫撒村野。芙蓉木槿草垓垓,异卉奇葩壅坏。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