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华民股份烂摊子 财信信托3.75亿借款被迫展期_002868,海宁皮城,

《深陷华民股份烂摊子 财信信托3.75亿借款被迫展期_002868,海宁皮城,》
002868,海宁皮城,展期,烂摊子

  实控人被调查后,风险开始暴露了。

  3月1日,华民股份(300345.SZ)发布公告,近日,控股股东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建湘晖鸿”)与财信信托签订了《贷款展期协议》,约定将原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全部本金3.75亿元进行展期,还款期限由2021年2月27日延长至2021年11月30日。

  华民股份表示,贷款展期协议有利于缓解公司控股股东的资金压力。

  公司还表示,控股股东目前正积极筹划依靠金融机构授信以及其他渠道合法筹资及时清偿借款以消除风险,但不排除本次展期时限到期后控股股东继续申请贷款展期的可能或因控股股东资信状况及履约能力大幅恶化、市场剧烈波动或发生其他不可控事件导致不能及时清偿借款的可能。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对于信托项目而言,风险一直都有,只是展期会更明显一些,融资方短期没法还款,需要延期偿还本息。

  追溯此次信托贷款的根源,初始的融资人其实是华民股份原实际控制人朱红玉,华民股份此时还只是从事磨球生意的红宇新材。

  2019年2月末,因原实控人朱红玉面临股票质押融资平仓风险,长沙市人民政府出面协调,朱红玉与财信信托签订信托贷款合同,财信信托向朱红玉提供信托贷款3.75亿元,借款期限为1+1年。

  5名委托人中,3家长沙市国企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为优先级委托人,共计出资1.84亿元;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建鸿达”)、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桃源湘晖”)为劣后级委托人,共计出资1.92亿元。

  其中,劣后级的两家公司与后来的控股股东建湘晖鸿关系十分密切。卢建之控制的桃源湘晖持有建湘晖鸿60%的股权,建鸿达法定代表人欧阳少红直接持有建湘晖鸿40%的股权。借款发生时的市场便开始猜测卢建之要接盘了。

  借款发生后一周,公司发布公告称,朱红玉及其儿子朱明楚将持有的1.155亿股股份涉及的表决权委托给建湘晖鸿行使,建湘晖鸿成为控股股东,建湘晖鸿实际控制人、“湘晖系”资本大鳄卢建之转而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9年10月,朱红玉将持有的8825.91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00%)转让给建湘晖鸿,转让价格为每股9.66元,转让总价款约为8.53亿元。

  作为股权转让价款的一部分,建湘晖鸿承接了朱红玉在上述《信托贷款合同》项下的债务。同时,建湘晖鸿将其持有的全部8825.91万股股份质押给财信信托。交易达成后,如果去除关联方提供的信托贷款,建湘晖鸿实际对外承担了1.84亿元信托贷款。

  最终,卢建之以股债结合的方式,成功拿下红宇新材。融资、表决权委托、正式接盘,总共也只用了8个月的时间。在此之前,2015年,他以相似的方式接盘了“创业板造假第一股”万福生科(已更名为佳沃股份,300268.SZ)。

  进驻之后,卢建之迅速对红宇新材进行了变革。2020年6月,红宇新材将业务范围从耐磨材料拓展至5G商业应用,公司名称随即变更为华民股份。同年10月,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董事长之位由熊猛接替。

  天眼查APP显示,卢建之是12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15家公司担任股东,在24家公司担任高管。

  实控人被调查无疑是一记重锤,2020年10月27日,华民股份暴跌20%之后股价一路走低,一度跌至3.03元/股,3月2日最新收盘价为4.34元/股。

  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华民股份预计全年实现净利润350万元-450万元,同比减少90.62%– 92.70%,公司称主要原因是,2020年单独进行减值测试的应收款项减值准备转回金额与确认的政府补贴收入等非经常性损益金额同比减少75%-85%。

  信托贷款展期只是缓兵之计,9个月后,正接受调查的卢建之和他的建湘晖鸿能顺利还钱吗?

      每日最优二板,及超短的数个方向策略7月27日周一。面如瓜铁,目若朗星。”说着,撞在怀里痛哭, 听见贾母道:“鸳鸯,你来送姑娘出去歇歇。我倒被他闹乏了。八戒暗想道:“不好啊,行者溜撒,一时间丢个破绽,哄那妖魔钻进来,一铁棒打倒,就没了我的功劳。但见那:酒楼歌馆语声喧,彩铺茶房高挂帘。”周瑞家的因说:“太太在那里,因回话去了,姨太太就顺便叫我带来了。卖飞的牛股再聚会。悟空又颠一颠道:“再细些更好!”那宝贝真个又细了几分。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