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ST众泰11连板 监管发出7问!2020年预亏超60亿_002498,300782,

《“妖股”*ST众泰11连板 监管发出7问!2020年预亏超60亿_002498,300782,》
002498,300782,监管,预亏

  3日,深交所向连续11个交易日涨停的*ST众泰(原众泰汽车)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基本面及主营业务是否发生或预计发生重大变化,停产、半停产状态是否发生重大变化;股价连续上涨是否与公司基本面相匹配等。

  2月10日以来,*ST众泰股价连续多日大幅上涨,并四次达到异动,*ST众泰分别在2月22日、24日、26日以及3月3日披露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在四次公告中,均表示不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信息、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上市公司的应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项。

  在2月10日至3月3日的11日交易日内,*ST众泰持续涨停,区间累计涨幅达71.59%%。

  财务数据方面,1月30日,*ST众泰披露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至-90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59.61亿元至-89.61亿元;预计营业收入为12亿元至16亿元,不存在营业收入扣除项。*ST众泰表示,2020年度亏损的主要原因为下属各汽车生产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公司的主要产品汽车整车产销量不大,销售收入总额较低;拟计提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和坏账准备等合计约35亿元至6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月3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曾就业绩预告及股价异常波动等事项向*ST众泰发函关注。

  *ST众泰2月10日披露回复公告称,2019年审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的相关事项对公司的影响尚未消除,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铁牛集团”)3.1亿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尚未解决;铁牛集团承诺的2018年、2019年大额业绩补偿至今未履行。

  对此,深交所要求*ST众泰核实并说明七方面问题:

  第一,四次异动公告内容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依规函询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是否收到相关回复并披露相关内容,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项。

  第二,结合年初以来经营环境、所处行业发展状况和政策变化(如有)、主要业务开展概况及公司存在的各项风险,说明基本面及主营业务是否发生或预计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停产、半停产状态是否发生重大变化,如是,说明具体情况。

  第三,铁牛集团对公司3.1亿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是否为其对公司全部占用金额,是否存在新增(发现)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或公司为其违规担保的情形。

  第四,铁牛集团采取了何种措施归还对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业绩补偿款,公司为维护自身利益和中小股东合法权益已采取或拟采取的具体措施。

  第五,近期股价连续上涨是否与公司基本面相匹配,如是,说明理由;如否,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第六,按照深交所《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的相关规定,详细说明公司近期接待机构和个人投资者调研的情况,是否存在违反公平披露原则的事项。

  第七,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自1月12日以来是否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行为,是否存在涉嫌内幕交易的情形。

  深交所要求*ST众泰于3月5日前将上述核实情况书面回复公司管理部,并同时提交控股股东的书面说明等附件。

  资料显示,*ST众泰成立于1998年8月,是以汽车整车研发、制造及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汽车整车制造企业,也是国内最大的车用仪表生产企业之一。旗下拥有众泰、江南、君马等自主品牌,产品覆盖SUV、轿车、MPV和新能源汽车四个细分市场。

  不过,虽然*ST众泰近期股价走势喜人,但其已基本处于停产的状态。

  此前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问*ST众泰称,最近汽车行业缺芯情况愈演愈烈,公司采购的控制器、车载终端和充电机等含有芯片的汽车零部件供应链有没有受到影响?存不存在供应链压力的情况?

  对此,*ST众泰2月5日回应称,公司目前整车基本处于停产状态,所以不存在供应链压力情况。

      他两个一往一来的,在山坡下正然赌斗,又见那草科里响一声,又跳出个怪来,就奔唐僧。超5亿资金封板第三代半导体龙头。”众怪又一齐扯住道:“师兄息怒,我问你,前边那客,是那方来的?”道士唾着脸不答应,众怪道:“方才小童进来取茶,我闻得他说,是四个和尚。”说着便睡下了。宝玉心中便又疑惑起来:若说必无,然亦似有,若说必有,又并无目睹。心中闷了,回至房中榻上默默盘算,不觉就忽忽的睡去,不觉竟到了一座花园之内。宝玉诧异道:“ 除了我们大观园,更又有这一个园子?”正疑惑间,从那边来了几个女儿,都是丫鬟。宝玉又诧异道:“除了鸳鸯,袭人,平儿之外,也竟还有这一干人?”只见那些丫鬟笑道:“ 宝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宝玉只当是说他,自己忙来陪笑说道:“因我偶步到此,不知是那位世交的花园, 好姐姐们,带我逛逛。”宝玉道:“糊涂东西,若可带了来,又不这样没命的跑了。芳菲铺绣无人赏,蝶舞蜂歌却有情。”贾母听说,便止住步喘息一回,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教我和谁说去!”贾政听这话不象,忙跪下含泪说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他也不管好歹,就把马拴在敞厅柱上,扯过一张退光漆交椅,叫三藏坐下。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